当前位置:广州刑事辩护律师 > 热点聚焦 > 文章正文
“吃人”的假人血白蛋白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10-20
为了畸形之利,已然丧心病狂。在金钱魔鬼驱使下,他们贩卖被称作危重病症患者“救命药”的人血白蛋白假药5400余瓶,价款97万余元。

  2015年10月15日,江苏省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一审公开宣判了这起销售假药案:被告人陀祥权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200万元;被告人梁国荣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20万元;被告人郭佳佳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65万元。

  揭开黑幕,有心留下的三个空药瓶

  9月15日上午9时30分,该案一审开庭审理。随着庭审调查的深入,案情渐渐清晰起来。

  2014年4月9日,被病痛折磨的卲理秋因为肝腹水到徐州沛县医院就诊。经抽血化验,他的血液白蛋白含量偏低,门诊医生诊断后当即建议,必须抓紧注射人血白蛋白。卲理秋的儿子邵飞心急如焚,他找遍了当地医院及医院周边的药房,都没有买到人血白蛋白。一筹莫展之际,他突然想到一位好朋友,在徐州做医药生意的陈笑笑。

  一接到电话陈笑笑就头大了。人血白蛋白是一种从健康人的血浆中提炼而成的血液制品,主要用于急性创伤、失血过多等危重病人的救治,临床上称为 “救命药”,是国家重点管控的药品品种。人血白蛋白如果含有细菌或其他能够引起人体发热的物质,极易引发败血症,严重情况下可致人死亡。因为人血白蛋白价格贵重,一般医院又奇缺这种药,常会出现患者排队等药的情形,不少家属只能通过其他途径觅药。危重病症患者如果使用了假人血白蛋白,将会贻误治疗,导致病情恶化,甚至危及生命。虽然从事医药推销、零售多年,陈笑笑依然没有渠道能够立刻搞到这种药。

  此时,陈笑笑拿出通讯录找到一个人,是多年前在徐州睢宁县医院做医生的朋友陈涛。陈笑笑当即电话请他想想办法。没想到陈涛很短时间就送来了10支这种药。

  卲理秋每天用一支人血白蛋白,在用完了6支后,一检查白蛋白含量却从26.5下降到25.8,不升反降?医生根据多年的经验推测,药可能有假。邵飞当即打电话找到陈笑笑,陈笑笑也非常着急,立即打电话给陈涛。陈涛回复说“那边保证是真的。”真药怎会没有一点效果?懂得医药的陈笑笑在卲理秋使用期间就有心留了三个使用过的药瓶。在电话追问无果的情况下,陈笑笑带着盛有人血白蛋白残液的药瓶来到徐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

  话说此时的陈涛,也在纠结中。陈笑笑的不断追问,让他开始回忆自己买药的整个过程。在接到陈笑笑的求助电话后,他便联系了在网络上认识的一个叫郭佳佳的朋友,点名要10盒德国贝林人血白蛋白。“要便宜点儿的还是贵点儿的?”在征询了陈笑笑的意见后,陈涛告知要便宜点儿的。没过几天,郭佳佳就把10盒人血白蛋白送了过来。

  “当时他手中拿了一个泡沫保鲜盒,里面盛着10支人血白蛋白。”陈涛回忆说,他拿出一瓶仔细检查了一下,看了下药品的批号和有效期,然后摇了一下,看见泡沫还挺多,直观感觉药品没什么问题。直到陈涛被警察带去调查,以及发觉郭佳佳在电话中的吃惊与慌乱,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白蛋白含量为零,假药卖了5400余支

  直到此时,隐藏多时的魔鬼冰山逐步露出水面。对陈笑笑带去检验的那三个药瓶,徐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并无能力检测,便交由江苏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鉴定。检测结果证实,该药品为假冒。假药不仅手续不全,包装盒系伪造,且药内一点儿白蛋白的含量都没有。

  生产、销售假药可是严重危害社会的刑事案件!陈笑笑看了下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生产、销售假药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致人死亡或者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好在陈笑笑只是给朋友帮忙,好心不知是假药。

  很快,徐州警方立了案,顺藤摸瓜,通过对陈笑笑、陈涛、郭佳佳的讯问,警方紧紧抓住了藤蔓的一端。经初查,郭佳佳,2014年4月以每支550元的价格,向陈涛销售假冒“安普莱士”人血白蛋白二支,销售金额人民币1100元,以350元每支的价格向陈涛销售假冒“杰特贝林”人血白蛋白10支,销售金额人民币3500元。2013年9月到2014年9月间,销售假冒“安普莱士”“杰特贝林”人血蛋白合计900余支,销售金额人民币31万余元。

  那么,郭佳佳的假药又来自何方呢?随着案件侦破的深入,一个名叫陀祥权的上线进入警方的视线。2014年9月18日,家住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的犯罪嫌疑人陀祥权被徐州市公安局泉山分局刑事拘留、逮捕。经调查,陀祥权在2013年10月到2014年9月间,向郭佳佳销售假冒“安普莱士”“杰特贝林”人血白蛋白合计5400余支,销售金额人民币97万余元。2014年,陀祥权主动联系在网络上销售药品的广东教师梁国荣,声称有低价人血白蛋白销售,并告诉梁国荣价格低是因为药品成分不够,但病人用了不会有危害。于是,梁国荣从他那儿以每支180元进货,每支250至290元的价格向广东本地病人销售假冒人血白蛋白。

  陀祥权从广州食品药品职业学院大专毕业后,就从事代理药品生意。据陀祥权供述,有一年在广州药交会上认识了做人血白蛋白生意的陈天章(另案处理),并为一名客户购买了一次。后来客户反映药是假的,陈天章立即谎称药拿错了,遂换成了真的。但陀祥权自此保留了陈天章的电话号码,并在脑海中隐隐留存了这样一则信息:陈天章处有假药,也许以后能派上用场。直到2013年10月的一天,郭佳佳突然问陀祥权要“那种药”,陀祥权又想到了陈天章。这条罪恶的藤蔓开始疯狂生长。

  身陷囹圄,假药贩都企盼吞下“后悔药”

  庭审中,记者了解到,2014年12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危害药品安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是庭审中检方的重要法律参照。生产、销售的假药属于血液制品、注射剂药品、急救药品的将酌情从重处罚。人血白蛋白三者全占。生产、销售金额20万元以上不满50万元且药品属于血液制品、注射剂药品、急救药品的,应当认定为刑法第一百四十一条规定的“其他特别严重情节”。

  被告人主观方面是否明知是假药?在被告人销售的药品成分中,是否应全部认定为假药?以上两点成为法庭辩论阶段中控辩双方的争议焦点。是否知情,以及犯罪数额,将直接决定刑罚性质、轻重,因此庭上被告人在一些关键点上各执一词,辩论激烈。

  陀祥权法庭上辩称,自己刚开始从“姓陈的”地方拿到药,认为有一半含量。交易三四次后,他问对方到底有没有一半含量,姓陈的说没有白蛋白的话,也是用营养物做的,主要是氨基酸和维生素K,而且他认为梁国荣和郭佳佳都是业内人士,应该知道药品为假。

  梁国荣辩称:“如果知道药品中一点儿白蛋白没有,自己绝不会售卖。”他说自己一直以为陀祥权是把两克含量的药换了十克含量的包装而已。

  郭佳佳则称,自己并不知道销售人血白蛋白需要哪些证书和文件。陀祥权通过QQ发来质检报告,他便信了。陈笑笑这边的事情发生后,他联系陀祥权得知“白蛋白含量低,打不死人”,他“心里就有数了”。

  针对三个被告人的辩称以及辩护律师的辩护,控方一一进行了反驳。检察机关认定,本案三名被告人都具有医药方面的专业知识,从事与医药相关的工作,在某种意义上也属于医药工作者,明知相关人血白蛋白系假药而予以购进并销售,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客观上,三个被告人均实施了销售假药的行为;主观上,三个被告人均供述到明知系假药而予以销售,被告人郭佳佳虽然辩解在陈涛事件之前不知道药是假的,但是被告人陀祥权供述郭佳佳在和其联系时即明确表示要买假药,被告人郭佳佳也供述到明知人血白蛋白市场价格500多元一支,其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的低价从陀祥权处购进,再以高价售出。本案三被告人均具有销售假药的主观故意,其行为已构成销售假药罪,情节特别严重。

  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5时许。审判长黎方宣布:鉴于控辩双方争议较大,法庭决定择期宣判。

  庭审结束后,记者进行了短暂的采访。三名被告人全无犯罪前科,一个是医药专科毕业的公司医药代表,一个是本科毕业人民教师,一个是二十出头的帅小伙。

  “我上了大专,工作这么多年,竟不学法、不懂法。”31岁的陀祥权说,自己是家中独子,自己的孩子患多种重病,全靠妻子全职在家照看,父母年迈依然在外打工,他是家中的顶梁柱。

  “这种罪判刑起步就是十年,十年呐!我是利欲熏心,我对不起家人,对不起自己教过的学生。”身为教师的梁国荣言语间表情痛苦。

  与梁、陀两人相同,今年26岁的郭佳佳幡然悔悟:“我非常非常后悔,在看守所里我体会到了失去亲人和自由的后果。”

  身陷囹圄的三个假药贩这会儿都企盼吞下“后悔药”。

  ■记者手记■

  为何真药紧缺,假药泛滥?

  “假药猖獗!办了这案,我们对人血白蛋白有了一定的了解。”在徐州市泉山区人民法院该案审判长黎方看来,人血白蛋白之所以假药泛滥,跟药品紧缺、医药流通体制问题等密不可分。

  “人血白蛋白现在很难买到,医院都说缺货,南京的药店跑了不少,没有这个做手术不放心呀!”南京一位正在住院等待肝病手术的患者家属焦虑地说。的确,对于许多命悬一线的患者来说,能否保住性命,有时取决于一种装在小药瓶里的白色药水——人血白蛋白。如此重要的救命药,如今在市面正常价却难买到。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一药如此难求?

  “中国老百姓和基层医疗机构对人血白蛋白有一种原始的迷信。在民间及医院的病人中有种说法,人血白蛋白打进去,本来脸色苍白的人,会立即显出血色。对于重危症患者的‘救命’作用更是深入人心。”南京医科大学教授、南京鼓楼医院肝胆外科主任医师徐庆祥告诉记者,相当数量的人群对人血白蛋白“神话了”,认为该药大补,人血白蛋白的营养作用其实不大。徐庆祥介绍说,长期形成的用药观念使我国的人血白蛋白消耗量占到全世界总量近1/3。由于这些年全国各地出现了一些假人血白蛋白案件,为了确保临床用药安全,国家相关部门将一些不符合条件的生产厂家关闭。后因生产厂家剧减,货源一下紧缺起来,目前医院购进白蛋白时,需相关部门批准才能进到。

  前不久,据报载,一南京市民到药店购买维持母亲生命的人血白蛋白,药店以药品稀少为由,强行搭售高价洋奶粉,终被处罚。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一方面一线医院急缺人血白蛋白,另一方面病人家属总是能通过各种途径寻找到该药,但往往要加价两三百元。也因为来源的不正规,就让假药有了可乘之机。据近年来的新闻报道,假冒的人血白蛋白案例频发。2014年1月国家发改委下调人血白蛋白的最高零售价后,各地医院开始出现药品供应紧张状况。为缓解国内供需矛盾,鼓励进口供应,考虑进口关税等增支因素,允许进口人血白蛋白价格上浮5%。但在严重的供需失衡的背景下,正规渠道这种药品反而更少。

  近年来,我国关于人血白蛋白的价格管制取消后,众多确实需要的患者依旧极难买到。此外,由于近年来国家整顿药企、血浆站,血液原酿产量减少,生产企业往往不能满负荷生产。企业成本增加,产品定价管制,导致只能在流通环节压缩代理商的利润。根据有关规定,生物制品必须由有资质的代理商销售,而这几年查出的假药,几乎全部来自代理商的个人渠道。

  一边是真药紧缺,一边却是假药泛滥。据该案举报人陈笑笑介绍,当时他拿着三个药瓶去有关部门做检测时工作人员透露,在他之前先后有30多人来过要求检测人血白蛋白。后来,听说使用这些药的人大部分情况不太妙,有的已去世。就因为每瓶假药常常是成本不到10元钱,不需什么技术含量,由简单试验便可测知,却大量流入血液制品市场,巨大的暴利空间是假药泛滥的关键因素。据报载,全国一些地方出现患者使用假人血白蛋白后不治身亡,一些省市查出假人血白蛋白以零散数目进入基层医疗机构。造假者可恨,监管失灵可叹。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首席律师
    何焕明 律师
    [律师简介] [业务范围]
    手 机1: 13926167965
    电 话: 020-38399366
    E-mail: 1435630199@qq.com
    Q Q: 1435630199
    地 址: 广州天河体育西路103号维多利广场A座1404室
    关于我们 | 首席律师 | 律师团队 | 联系我们 | 业务范围 | 网站管理
    Copyright© 2011-2017 广州刑事辩护律师网-广州刑事辩护律师-何焕明律师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广州市天河区体育西路103号维多利广场A1404室
    执业机构:广东任高扬律师事务所
    电 话:13926167965 站长:何焕明律师 QQ:1435630199 E-mail:1435630199@qq.com
    本站部分资料从互联网下载,仅供学习和交流之用;如果认为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敬请有效告知,我们会立即更正并向您致歉!